从《古事记》看日本文化性格 Essay

1480 Words May 29th, 2016 6 Pages
130

从《古事记》看日本文化性格
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李



内容提要:日本文化的原型存在于日本古代神话和历史叙述当
中,因此有必要从神话、从历史与现实的结合上对日本文化的性格进

行研究。本文从对《古事记》的有关记述的分析入手,通过与西方思
想的比较,对日本文化的“耻感文化”、共同体主义的“场”的伦理以及
母性社会原理等性格做了进一步的探讨。
关键词:《古事记》

日本文化性格

谈到日本文化的特征,很多人都会立刻想起“协调”这个词。
调和、协同——这不仅是日本文化的特点,也可说是日本民族传
统性格的一个侧面。然而,就是这个崇尚“协调”关系的日本,在
对外交往中却屡遭非难。“经济动物”、目光短浅的功利主义者

等——这些来自他国的批判似乎与“协调”构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那么,究竟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矛盾的现象呢?这恐怕还是需要
从日本文化性格角度进行分析。作为日本最早的史书,《古事
记》在日本文化研究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。诚然,就史籍而
言,它的可信度或许比不上《日本书纪》,但从中我们还是可以归
纳总结出日本上古社会发展脉络的一些侧面。在本文中,笔者
拟从《古事记》中的记述人手,对El本文化的若干性格做一分析,
通过与西方思想的对比,从意识形态和宗教信仰这一角度揭示

Et本传统文化中隐藏的矛盾。
万方数据

从《古事记》看日本文化性格

131

一伊耶那岐与伊耶那美——“罪"与“耻"的天平
作为诞下日本列岛的神祗,伊耶那岐与伊耶那美在日本上
古的神话体系中占据着核心地位。天地从混沌中分离出来后,
他们结合并诞下了日本的国土,以及众多天神。在伊耶那美因
…show more content…
仪的民族信仰,在思想上强调消除对立、万物
浑融的世界观。不管是山川石木还是蛇狐等动物,这些带有灵
力的存在,在原始多神教体系中都被认为具有神性。也因此,作

①津田左右吉’文学I:现C喜札允为我妒国国民思想④研究j、家永三郎”雁史

家乃再定日本文化扒雄山禺、1987年、74页。
②家永三郎”腰史家④再允日本文化』、74-_75页。

万方数据

从《古事记》看日本文化性格

133

为绝对他者的神与人的对立便变得不可能,于是也就不存在必
须接受最后审判的深刻罪意识。正如本居宣长在大祓词后译中
解释的那样,古代日本人所说的“罪”,既包括母子所犯的道德性
罪恶,也包括某些疾病,此外还可指代虫灾等自然灾害。这种完
全不加区分的归纳法,正反映了将一切反价值现象全无界限地
当作“罪”的思考方式。其中,被后世称为“罪”的母子反道德性
行为,也只不过是因为触犯了集团禁忌才被归为罪孽。也就是
说,判断某一行为是否构成“罪”的标准,只是看它是否顺应了社
会秩序。①
在前述的人与自然、人与人的相互依赖和融合基础上,日本
的神人关系呈现出一种非绝对支配性特点。这种慈和的相对性

多神形象,与在严酷自然(沙漠)、社会(民族、阶级压迫)条件下
产生的一神信仰有着极大反差。与日本具体的神相比,一神教
的创世主具有绝对的威严,是全知全能的象征。他不像日本的

神那样与人相互依赖、相互对应,而是单方面地掌握裁决全人类
的权力,所有人都必须敬畏他,无条件地听从他的安排。在这
里,神是超越具体个人和共同体的,因而具有人类普遍意义。神
的旨意和命令不是针对某个人的,而是针对所有人的。世界上
的一切苦难都来源于人类自身的“原罪”,人们必须通过忍受现
实的困难并实行禁欲和修行,死后方可升入天堂,否则就要受到

惩罚,被打入地狱。这样的神人关系,决定了传统的一神教社会
的基本生活态度是追求来世和禁欲主义的。②
本尼迪克特指出,“以道德作为绝对标准的社会,依靠启发
①家永三郎”压史家力鑫惫日本文化』、78—-79贾、82—83页。

②参见崔世广:《日本传统文化的基本特征——与西欧、中国的比较》,《日本
学刊)1995年第5期。

万方数据

134

日本学刊2005年第3期

良知的社会”属于“罪感文化”,而只要做了坏事不为世人所知就
不必烦恼,“耻辱感是对他人批评的一种反应”的社会属于“耻感
文化”。而且,“真正的耻辱感文化靠外部的约束力来行善,而不
像真正的罪恶感文化那样靠内心的服罪来行善”。她通过将日
本文化的特征与欧美文化相比较,得出了El本文化属于“耻感文

化”的结论。①当然,迄今为止,学术界对此观点的不足之处也
做了许多补充和说明。比如森口兼二就指出,罪的自觉也有通
过外在制裁而产生的情况,耻也可能自内部生成。②实际上,罪
和耻这两个概念都可说是一种感情程度的具现,本尼迪克特把
这一程度当作硬性标准并将其概念化,所以难免有失偏颇。然
而,较之理性主义的西方,日本人的确更加重视感情因素。相对
于西方“自他分离”与“自我确立”的人格主张,日本则表现出“自

他”、“内在外在”、“主客体”相与融合的特点,并从中产生出“耻”
的概念,而打破这种状态的人则背负了“罪”。如果将这种心理

上的协调投影到现实中,就形成了“场”。

二天照大神与速须佐之男——“场”的伦理
天照大神和速须佐之男都是伊耶那岐禊生的神祗。前者即

Related Documents